2014年3月21日 星期五

對於公民社會與服務貿易協議的一些建議

(全文刊於信報網站評論文章3/28/2014)

很多台灣人,不管在島內還是島外,這幾天心裡都不平靜。不論是支持這些學生與公民團體以及聲援的民眾,還是反對的,我們其實都珍惜這民主。我心裡由衷感激這些學生。也建議反對這次的抗議行為的,先確定你知不知道國民黨張慶忠委員做了什麼事情。如果你認為服貿協議是一個行政命令,如果你認為張慶忠委員的所作所為是合理可以接受的,那我沒話跟你說了。

我是做經濟學研究的人。現在在立法院外的公民教室,沒有一個經濟學者去開課。我知道很多時候經濟學就是那公民教室裡的諸多大學教師們批判的對象。這裡有很多誤解,但那不是本文主旨。只是抱怨一下誤解產生之容易,消弭之困難。

這幾天,我憂心忡忡。人在新加坡,所有的研究工作都停擺。整天都是看著新聞跟FB的新訊息。就是非常期望政府不要動用武力。謝謝那些在立法院內外的大家。非常有水準的抗爭。謝謝帶頭衝進去的學生,要不是你們,我還不會好好地去閱讀和看這些關於服貿的內容。我整天忙著自己的研究計畫,對於服貿,一個經濟學者的直覺是,自由化當然有得有失,但「整體」來說是好的。在你們衝進去之前,我停留在這直覺,沒多想,就埋首自己研究。

這幾天,我跟我中國同事聊很多。一個從美國來訪問的中國經濟學者。我跟他們講服務貿易跟商品貿易的區別,我說,難道這些貿易協議真的都沒有統戰的考量?我很驚訝他們一致的回答:「那當然,任何跟台灣有關的政策都有統戰考量。

ECFA主要分兩部分,一個是服務貿易,另一個是商品(貨物)貿易。兩國簽一個貿易協議,都是一種利益交換。就說我們把所有產業粗分成農業(包含農林漁牧礦),製造業與服務業。這裡服務業可分為可跨境交易的服務跟不可跨境交易的服務。前者如電子商務、電玩、電影、電視節目等。後者則是服務業的大宗,美髮美容、餐飲、零售、批發、醫療、教育、銀行、保險等等所有需要服務提供者在場的產業。

台灣過去在1960年之後的快速經濟成長,基本上是依賴著製造業的成長。後來製造業大量出走到東南亞跟中國,台灣一方面往比較資本密集、研發密集的製造業去走,另一方面往服務業走。後來連資本密集的產業(各種電子產品生產的行業)都大量出走。台灣基本上有空了的感覺。我們的街上開始有一些人無家可歸,面對大量失業,政府只好取消對各種服務業的管制。計程車車牌不管制了,律師的率取人數增加了。醫生的人數也增加了。各校廣設博士班,後來流浪教師跟流浪博士都增加了。其他本來就沒有管制的行業,更是競爭。台灣是美食天堂是吧?台灣的美容美髮又便宜又好。台灣什麼東西都又便宜又好。這些美好的結果後面有一個不太好的原因。因為我們的製造業大量萎縮了。服務業因著在地性質能出口的很少。台灣的市場又不大。所以,失去了製造業等於失去利用廣大海外市場的機會,往服務業鑽,只能在台灣這個小小市場玩。失大得小,於是台灣政府不斷舉債,增加公共支出,狂建一些已經沒有邊際效益的快速道路、高速公路、水壩、堤坊、漁港,然後丟消波塊,一直丟一直丟,然後那個核四也能一直沒完沒了地蓋下去。靠這些公共支出,和還留在島上的製造業努力賺外匯,我們還能維持正的經濟成長。實質薪資還是倒退,政府的稅收越來越少,然後一大堆公債留給子孫。

說到這裡,你一定覺得政府很不應該。你可以怪民進黨執政八年,鎖國空轉,你也可以怪馬英九,問「那說好的633呢?」如果這樣,我覺得你們問題都問錯了,怪人也怪錯了。沒有人是天生的壞人。民進黨跟國民黨背後各有其代表的利益與歷史情感。都沒有天生的錯。錯的是我們居然讓這樣對抗而不對話的民主政治持續下去,而且持續這麼久。從聲援洪仲丘案的銀十字開始,我們看到公民社會力量的驚人展現。當公民力量大力拒絕政黨的干預,我們好像看到跳脫藍綠泥沼的希望。然而,我們仍然看不到在媒體上、在網路論壇上、在各政黨之間,任何對修憲的討論。這個憲政制度,其實就是一切問題的核心。就說我們的人口,在藍綠的光譜上,事實上是個常態分配。但是掌權的,若非深綠的阿扁,就是深藍的馬英九。那我們大多數的淺藍淺綠民眾被當作是屁了嗎?為什麼我們的總統一定要在藍綠之間搖擺。我們為什麼不能組成一個淺藍跟淺綠的聯合政府,恰恰代表常態分配的多數。因為這些多數,其實更關心非關統獨的其他民生問題,其實更希望能夠透過對話來找到解決事情的方法。為什麼我們必須被藍綠給綁架呢?我們的政治體制總是鼓勵對抗。如果你厭惡藍綠對立,然後你只埋怨人性,只埋怨這些政客,那你其實是懶惰。因為你沒有進一步想,為什麼會是對抗的民主,而非是對話的民主?當你耽溺於批評那個你討厭的黨,那你也是懶惰,因為你拒絕去理解為何你討厭的那個黨那麼討厭。你總是覺得對方支持者都是笨蛋。只有自己是最清醒的。

剛剛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已經宣佈除非總統道歉,退回服貿,否則不進行朝野協商。你看到了嗎?就算你反對服貿,跟你一樣反對服貿的反對黨,也只是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利用公民團體幫他們爭取來的談判籌碼,卻不努力從事實質的對話。總統再怎麼不對,有意合作的政黨是要幫他想下台階又能夠達成目標,而不是成天講難聽的話。難聽的話是給酸民講的,不是你立院黨團總召講的。

結論一:兩大黨不斷妖魔化對方,不思對話,不思體制問題,只是安於當兩黨政治下的既得利益者。不要再選總統了。我們需要一個內閣制的運作,突破兩黨壟斷,使得淺藍淺綠(或沒有顏色)的聯合政府成為可能。沒有聯合政府,沒有對中國政策的一致性。連我的中國同事都知道,台灣對中國的政策需要一致性,沒有一致性的政府還蠻容易統戰的。

回到貿易議題上。之前一篇其實談了很多。這次想提出一些建議。

台灣很小,當然需要貿易。服務貿易因著在地性質,如上一篇所說,事實上是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國外直接投資),而非貿易。然而,這樣的服務貿易協議,並不是ECFA獨有,而是各國簽貿易協議常有的部分。當然,詳細的內容可以斟酌。在台灣這次的情況下必須仔細斟酌。有人說,台灣服務業很強,不用怕大陸人來投資,來競爭。我完全同意。經濟部次長說,服務協議可以讓年輕人去大陸賺高薪,我也同意。簡單說,如果今天這個服貿是跟美國簽,大家很快就鼓掌通過了。但是今天是跟一個有統戰意圖的人簽。九百萬台幣就可以移民三個人來從事美髮美容業。出版業的上游印刷業也開放了。電信、通訊,網路設備都開放了。那我們是不是以後用「中國移動」講手機,上網用臉書,然後對話內容開始不知不覺被審查。就算其他看起來無傷大雅的餐飲與美容美髮,都變成了變相移民的管道。我不怕移民啊。大家認同台灣的制度與土地,認真生活都歡迎。但是我不知道裡面有多少間諜。我希望這些是瞎擔心,但是我不知道。

台灣真正需要的是貨物的貿易。中國市場很大,即使其外銷成長趨緩,但是內需市場快速成長。所以貨物的貿易對台灣製造業的生機非常重要。我知道貨物貿易會傷害台灣的農業。政府一方面要限制農產品開放的程度,但是貨物貿易的協議盡可能還是要簽的。如果服貿不簽,損失的是那些想要前進大陸的服務業者,但對本地勞工的傷害很小。開放對方的服務業者來,傷害的是國家安全,實際上對服務業業者影響也不大。這麼一來,我是覺得,這個服務貿易的協議可以直接跳過。直接簽貨物的部分就好。

我們也要從中國的立場想。開放貨物貿易,對中國廠商不見得有好處。因為台灣市場小,去的好處不大,但是來自台灣的競爭者還是有一定競爭力。為啥?因為台灣這麼艱困的環境都能生存的製造業者,應該不是省油的燈。可是開放服務貿易,對他們也沒有實質的好處,因為台灣服務業競爭壓力大,難進也難賺錢。你說這是中國讓利的deal,我是信了。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讓人對統戰疑慮更深。透過貨物貿易其實也可以統戰,他就先讓你嘗了甜頭,等關鍵時刻(例如選舉)就說如果你不乖的話,就撤回協議。那些賣很多東西去大陸的人就會乖乖的九二共識了。然而,我覺得這個還是可以忍受的範圍。但是服貿,直接讓人進來。我「覺得」,真的很危險。你說你這種是用感覺的,不科學。可是我好珍惜這種得來不易的言論自由與社會自由風氣。我多麼慶幸我們的下一代不用像我們以前背三民主義的教條。我好欣賞年輕一代那樣勇敢又克制的公民行動。我希望這一些「公共財」(public good) 都能延續下去。我喜歡我的中國同事,我喜歡中國也衷心祝福中國的發展,但是我要確保台灣的民主制度可以延續下去。(這對中國也是好的)。雖然我們的民主還是幼稚園,看到這些公民力量,我相信他會長得很快很好。所以,我寧願相信有統戰的危險,在中國民主化以前,我不願台灣成長中的民主去承擔這種風險。

如果中國願意證明沒有急著統戰的動機,如果國民黨願意證明不是單純圖利服務業財團,那麼就應該直接放棄服務貿易協議,直接談貨物貿易協議吧。不過,這不太可能。以下是我的建議。

結論二:限縮服務貿易協議的內容為能跨境交易的服務業。同時,對於輔助在中國台商與在台灣陸商生存重要的法律與金融業,互為有限度的開放。另一個作法,是呼應郝明義講的。「當天我提醒您對如何招引中國大陸企業來台投資的事,應該設定「藍線」和「紅線」兩種不同的項目。藍線項目,是指我們明顯落後於他們的,需要他們技術和人才的,這應該積極創造有利的招商引資辦法;紅線項目,是指事涉我們國家安全或利益的,無論如何都要守住,不要讓對方進來。並以去年中國「華為」電子想要併購美國3COM 公司,卻被「危害美國政府信息安全」的理由而被攔阻為例,指出即使美國這個所謂自由市場的大本營,也有他們基於國家安全而定出的紅線項目。」再來,取消變相投資移民的項目。如果一定要留,要大幅提高門檻,而且僅留藍線項目。

會不會還是要太多?或許。但民意就是政府的後盾。國民黨要把公民社會的力量化為己有。這是我們大家一起送給你的。那民進黨要大力幫忙,不要再盡講些難聽的話、無腦杯葛了。公民社會沒有一點要幫你當選的意思。你們都只是僕人而已。

結論三:呼應第一點。如果這兩個僕人都不聽話的話,大家要努力往修憲的方向去思考,讓這些不思改進的老人們一起被淘汰吧!




3 則留言:

  1. 真正關心服貿議題的人請暫時放下立場看看...想想,再說吧!

    回覆刪除
  2. 請大家能真正以國家人民利益考量為出發點去深思熟慮後再作決策。

    回覆刪除
  3. 公民社會的力量,在台灣當然不夠,所以這篇文章呼籲的沒有錯。
    然而。一個對於統獨沒有集體深刻思想準備的公民力量,邏輯上就很難達到什麼對中國政策的一致性。
    因此,在憲政和兩岸制度的任何主權運作規範的多變下,也難以保護自己的主權。

    回覆刪除